淡🍁语-苗

【忘羡】花前

泠依惜:

原著向婚后车


不是新文,半夜来补个档


这篇实在是命途多舛2333微博也是,lof也是


不多说了,我现在连文案都不敢写了哈哈哈


反正大概就是舞剑的叽和【】的叽


 


      ç‚¹æˆ‘吧

这香蕉有毒?

禽兽大毛:

(二)不染尘




蓝忘机被强制带去了魏无羡住的地方。




入目乱糟糟的一团,东一块黑乎乎的石头,西一块脏兮兮的破布,简直让人无语。




魏无羡三两脚把东西踢到一边,腾出地方走进去,边走边说:“哈哈哈我一个人住,乱了点!”




走到里面,东西稍微少了点,没有那么乱,再往里去,几个石桌石凳。




魏无羡挑了一个干净的石桌,把蓝忘机放了上去,蓝忘机被他抱了一路,毛都乱了,一待被放下来,可以自由活动了,立马将自己的毛发打理好,端正仪容。




再转头去看魏无羡,只看到一个屁股在动,断断续续传来:“不是......哪呢?你再......等一会......”




“明明放这的......找到了!”




魏无羡搬出一筐尖尖红红的东西。




魔鬼辣椒。




蓝忘机没见过,毕竟姑苏饮食清淡,以素食为主,菜肴多寡淡无味,或是草药腥苦,辣椒这种东西,永远不会出现在饭桌上。




魏无羡不一样,满心欢喜的掏出来魔鬼辣椒,又掏出一些杂七杂八的不明物体一起放进石锅里,一个响指引来木中火,就炖起来了。




“好了!等着吃吧!”魏无羡期待的搓手手,“我这也乱葬山也没什么好东西,招待不周啊!不过这个特别好吃,是我最喜欢的食物!待会你尝尝~”




蓝忘机拗不过他的好意,端坐在石桌上等开饭,道:“多谢”。




魏无羡美滋滋的拉着他说话,头上呆毛一晃一晃:“哎?我这鬼地方十年都不一定能等到一个活人!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啊?”




不等蓝忘机回答他的问题,他又接着说道:“这鬼地方就我一个植物妖精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!也没有动物啊!”




“你是兔子对吧!我在上一辈死人手指的传承记忆里见到过,听说可以吃......”说着说着口水开始分泌,又看见蓝忘机板着个兔脸对他(别问他怎么看出来蓝忘机板着脸的),“我都没吃过肉,听说很好吃!我,我没吃过兔肉!”




呆毛垂下来,魏无羡又低落的道:“我走不出这乱葬山,也没有任何生灵来到这里。只靠着这乱葬山的养分过活,有时会弄点东西搭搭嘴,传承记忆里都是好吃的好玩的,而我每天却只能靠法术变出各种各样的人啊小动物啊陪我玩,我一个妖,好无聊啊!”




“你为何不能出山?”蓝忘机总算等到一个停顿,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想开口问话。




魏无羡把头伸过去,指着头上的红绳给他看:“喏,这个,点化我的仙人给我系了这个,说我轻易不得出山,除非有有缘人解开这个红带子......”




他把头直接凑了过去,翘起的毛毛刮到蓝忘机的小鼻子,他伸爪拂了一下,直接带落了那个松垮垮的红发带。




黑发如瀑,散落下来,一时之间,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



“你......你怎么做到的!”魏无羡吃惊,这红发带虽然看着松垮垮的,但是他试了无数次尝试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把他从头上弄下来!




蓝忘机也看着自己的爪子,一时无话。




魏无羡一把从石桌上捞起他,像刚刚一样揣怀里,道:“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本体!”




一路狂奔,进到山林深处,一颗枝桠纵横,狂傲不羁的大树立在中间,树上结着一摞摞果实,如死人手指,如怨鬼喊冤。




树顶上飘下来一根红发带,搭在最下面的树枝上,眼看着就要被风吹落。




看到魏无羡过来,那红发带像是有灵一样向他飞过来。在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手(爪)上各绕了一圈,然后回到魏无羡头上,束上他的发。




不像之前松垮垮的头发,这次紧紧的绑了个高马尾,魏无羡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很多。




一树一兔都很茫然,他们俩腕上都多了一道鲜艳的红线圈。然后一个伸手搓,一个伸舌舔,都没能弄掉这一抹红。


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魏无羡歪头问蓝忘机。




蓝忘机缩了缩爪,他倒是知道一些典故,看到这红线圈想起来了。




神农架野香蕉,在很多年以前大家就以为已经灭绝了。




本身稀少是一回事,还有就是最后一棵神农架野香蕉就是在很久以前就枯萎了。




那颗神农架野香蕉是位女灵修,虽是有修灵嫁人,倒是没人知道,是否有后代。直到她无声无息的枯萎了,才和她丈夫尸体一起被发现。




尸骨和树干上,都有一圈红痕,和他们这种红线圈一模一样。




蓝忘机挣扎着跳下他的怀抱,御剑飞到树前,果然看见树干上的红痕,和书中记载的一模一样。




“......”。




“怎么了?”魏无羡也走过来,“发现什么了么?”




蓝忘机不知道怎么说,书中虽有记载,可却没明确说这红线圈是怎么一回事。




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,蓝忘机只好道:“家中藏书有些许记载,可回去一阅”。




“那我呢?”魏无羡望他,眼里一片澄静透明。




蓝忘机想到,这树虽有传承记忆,却不沾人间烟火,都不知防人之心不可无。如此轻易的就将他当做朋友,带他来看本体,若是遇见歹人,怕是会出事。




又,他们是朋友了,蓝忘机缩爪,他的第一个朋友。




“你与我一同回去”。




“真的吗?”魏无羡咧开嘴角笑,“我能出去了啊!”




他风风火火的去拉蓝忘机,道:“那我们现在就走!”




走到一半,一拍脑袋,想起来:“呀!我炖的菜!”




又回头:“我们等吃过再走吧!我做菜可好吃了,你一定要尝尝!”




“嗯”。




既已做好,不可浪费,蓝忘机随他回去用餐。




锅里红通通的冒着热气,卖相倒是红红火火,看起来不错。




魏无羡先是给他盛了一碗,看他伸舌舔了一口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样?好吃么?”




蓝忘机:“......”。




蓝忘机整个兔子,肉眼可见的变红了,辣的双耳通红,垂了下来,小舌头不停的轻微吐气。




“这是何物?”




他真的从未尝过如此刺激的东西。




“魔鬼辣椒,好吃吧!”魏无羡也就着碗喝了一大口,辣的“嘶嘶”吸气,“过瘾!”




(二哥哥:吃不来,打扰了:)



这香蕉有毒?

禽兽大毛:

(四)归家


历时半个月,魏无羡和蓝忘机才回到姑苏。


过了外防禁制,进入云深之间。


蓝氏白兔一族的都免不了好奇心,凑到一起围观魏无羡。


魏无羡:“......”,好多兔子啊!


一大群佩戴着卷云纹抹额的白兔将他团团围住,都整整齐齐的竖着耳朵望他。


他下意识伸出手,想去揪揪尾巴,揉揉毛!


伸出手的一瞬间,一只白毛屁股挡在他手前,上面还有一只短尾巴。


魏无羡顺手就揪住那个小短尾巴,嗯,手感很好,蓝湛的!


他肖想蓝忘机的小尾巴很久了!可惜每次动手都被蓝忘机伸手矫健的躲过,他最多只能抓住那条过长的抹额,蓝忘机每次都沉沉的望着他不说话,并不出手阻拦,只在他玩够了的时候再把抹额系回去。


蓝忘机今天怎么让他抓尾巴了?


魏无羡脑子想不通,手却自己抓抓捏捏的玩着蓝忘机尾巴,就在他沉迷揪尾巴的时候,兔群中分开一条路,走过来一批人。


是蓝氏兔族族长,携妻与长子,还有族中一干长辈过来。


族长还未开口,身旁一严肃的长辈已怒气冲冲的道:“住手!不得无礼!还不放开忘机!”


一人一兔闻声抬头,魏无羡一脸茫然:说他呢?


手上不自觉还用了点力,揪的蓝忘机整只兔子都后移了一下。


蓝忘机道:“叔父,无妨”。


再回头把自己尾巴从魏无羡的魔爪中释放出来,领着他上前,行礼道:“父亲,母亲,叔父,兄长,各位族叔,忘机回来了,这是途中所遇之人,名魏婴,字无羡,本体是一株神农架野香蕉”。


又对魏婴道:“这是我父母,叔父,兄长和族中长辈”。


魏无羡学着他一起行礼道:“魏婴见过各位长辈!”


叔父蓝启仁就是刚刚出口训斥他的人,对他没什么好脸色,第一次见面就看见他揪自己侄子尾巴,成何体统!


族长并未多言,倒是族长夫人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,道:“你叫魏婴?是神农架野香蕉?”


魏婴点点头,没错!


蓝夫人拉着魏无羡的那只手,微微颤抖,她一早看到蓝忘机腕上红痕就有些猜测了,只是不敢肯定,现在可以确定了。


她看着魏无羡,眼中有怀念有悲伤有心疼,缓缓道:“我与你母亲藏色,是至交好友,金兰姐妹......”。


蓝夫人与藏色本是好友,早期一起游历人间。藏色喜动,蓝夫人却在嫁人后很少出去走动,两人渐渐不再一起,不过书信往来从来不曾断过。


两人姐妹感情很好,藏色还曾拿着她好不容易结出的种子玩笑说,要是种出个女娃,就给蓝夫人刚刚出生的二儿子做媳妇,给她取字为婴。


神农架野香蕉一生只会有一颗种子,所以数量极少,到藏色这一代甚至只有她一个人,她这话就已经说的比较重了。蓝夫人很感动,虽说后来还是看孩子们造化,在不在一起还是要看缘分,但藏色真的把她当唯一的好姐妹。


蓝夫人就给两个小的,包括还没种下去的魏婴打了两个长命锁,一个为“湛”字,一个为“婴”字。


现在,蓝夫人拿出她存了很久的“婴”字长命锁,放到魏婴手上,她一直有贴身带着,藏色和她丈夫意外死亡之后,就再也没有神农架野香蕉的消息,所有人都以为已经灭绝了,没想到苍天保佑,魏婴平安长大了。


魏无羡拿着那个银白色的长命锁,怔怔的愣在原地。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关于他的身世,他生来就知道自己叫魏婴,无羡的字是他自己取的,他一直一个人,全靠传承记忆的色彩过活,他就想起一个不用羡慕别人的名字。


他看着手上的长命锁,原来他是有父母的么?名字是他母亲取的么?他父母......已经死了么?


眼泪无知无觉的流了下来,魏无羡觉得很难过,他还是一个人呢。


眼泪落下,打湿了蓝忘机的兔毛,蓝忘机伸爪挠了挠他的衣摆,引起他的注意。


魏无羡低头,看着一到姑苏就坚持下来走,坚决不让抱的蓝忘机,然后弯腰抱起他,双眼无神的和他对视。


蓝忘机伸舌,舔了舔他的泪水,然后递出一物,是他的“湛”字长命锁。


魏无羡懵逼,她娘好像说把他种出来给蓝湛当媳妇?


“!”


魏无羡惊了眼泪都停住了,结结巴巴道:“不......我不是......女孩......”。


蓝忘机:“植物系妖大多都是雌雄同体,神农架野香蕉更是一生只有一颗种子,无论男女都能结种”。


“......”魏无羡眼泪完全被吓回去了,蓝忘机什么意思?是他想的那个意思么?


“噗嗤”看着魏无羡一脸震惊的傻眼样子,蓝夫人不禁轻笑出声,“阿婴,你可知阿湛手上红痕是何意?”


魏无羡摇头,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这次就是跟蓝湛回来查这个的。


蓝夫人继续道:“你们一族,一代只会有一个传人,故几近灭绝,毕竟一脉出事,那一脉就会断绝。故大多数都会早早定下命定之人,这红痕,便是心动的证明。若是有了意中人,意中人腕上便会出现红痕,越是喜欢,红痕越深,要是不喜欢了,红痕便会淡去”。


就是说魏无羡已经对蓝忘机动心了,看那鲜艳的红痕,用情还不浅呢!


什么时候的事?!难道是因为蓝忘机拉下了他的发带?把他带出那个冷冰冰的荒无的地方?


魏无羡默默涨红了脸,他们昨天还在说怎么颜色越来越深,怕有问题,尽快赶回来了,原来却是这样?!


他挣扎道:“那我自己手上也有一道红痕啊!”说着卷起袖子露出手腕,上面明晃晃也有一道鲜艳红痕。


“呀!”蓝夫人这次是真的惊讶了,她还怕她那个冷面冷清的儿子不会动心,怕伤了魏无羡呢!


“阿湛,你......,这红痕是两情相悦的意思啊!若是意中人也对其有感情,他身上便会出现同样的红痕,来提醒莫要错过良人......”。


她是没想到她那个冷冰冰的二儿子有人会愿意靠近他,愿意喜欢他,更没想到的是她二儿子居然也会喜欢别人!


蓝忘机拿着他的“湛”字长命锁不说话,只是一双兔耳红了个通透,在细密的短毛下清晰可见。


是那个人,那个人先动手抱他的。


蓝家一众都看的惊呆了眼。


二人面对面红着脸,被蓝夫人打趣了半天。


“还都傻站着干什么?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啊!”


“唉?我本体还在乱葬山......”魏无羡试图再挣扎一下,他总觉得不太好。


蓝忘机:“......”


“夫人,这不太妥吧!只凭一句口头之言定下婚约,是否太过草率?”蓝启仁朝着魏无羡吹胡子瞪眼的,别以为他已经忘了一开始魏无羡揪蓝忘机尾巴的事了!行为不端,要是和本家最规矩最雅正端方的子弟在一起了,那可如何是好!他不同意这门婚事!


蓝夫人不理他,看似柔弱实则大力得魏无羡根本挣不开的手拉着他往里走,边走边道:“本体不用担心,让阿湛去移栽过来,姑苏水土肥沃,很养树的,你就放心住吧。至于婚事,看他们自己,孩子们自有他们的造化”。


“夫人......”,魏无羡还在尝试着说点什么。


蓝夫人对他道:“阿婴,你母亲与我是好姐妹,她不在了我有义务照顾她唯一的儿子,你一个人流落在外那么多年,现在还不住下,我心难安”。


蓝氏族长蓝忘机的父亲也是个沉默寡言的人,此时也帮自己的夫人道:“留下吧”。


族长和族长夫人都发话了,其他人自没有不同意见,蓝启仁也没多说什么。


魏无羡抱着蓝忘机,小声道:“那恭敬不如从命了”。


看他愿意留下来,蓝夫人很是高兴,拉着他说个不停:“我和你说啊,你来了也好,你都不知道忘机他一个人有多寂寞,整天不是修行练剑就是看书,你来了多陪陪他,多和他说说话,别让他总是一个人......”


魏无羡尴尬点头应和道:“知道了,夫人”。


蓝忘机把自己缩在魏无羡怀里道:“母亲”。


蓝夫人笑:“知道了,你们自行相处吧,母亲不多打扰你们”。


(我差点把行为不端打成小王八蛋哈哈哈哈哈哈好像没什么区别?)

禽兽大毛:

栀子花开呀开/三个时辰的吵架

禽兽大毛:

隔壁的傻牡丹别躲了,我看见你了

隔壁的傻牡丹别躲了,我看到你了

禽兽大毛:

牡丹花轩x紫莲花离


江厌离是朵紫莲花,柔嫩的花瓣,淡黄的蕊,在阳光下很是迷人好看。


隔壁的牡丹花就看直了眼。


牡丹花是金星雪浪,花中之王,名叫金子轩。


在百花的圈子里从来都是众星捧月的被一大群花簇拥巴结。


可是他独独喜欢隔壁那朵安静的紫色睡莲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花朵每天早上安静的开放,到了晚上又安静的合上,与世无争,淡雅怡人。


牡丹花就每天蹲在自己的叶子后面偷偷瞄她,从来不敢上去搭话。


直到有一天,紫莲花叫住了他,细声问他道:“你好,我叫江厌离,是朵紫睡莲,你叫什么名字啊?也是这里的花么?是什么品种啊?”


金子轩被吓了一跳,想着偷看被发现了怪不好意思的,但是输人不输阵,他端起花王的架子,骄傲道:“我是花王牡丹,金星雪浪!”


江厌离惊讶道:“原来是花王牡丹,难怪这么好看,是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了”。


金子轩心里高兴的都要飞起来了,被被被......被夸好看了!雪白的花瓣渐渐泛上一层粉色,显的更加国色天香。


“你你你......你也好好看!”金子轩憋了半天憋出一句,然后不等回应,脸通红的跑了。


今天和她说上话了呢,她声音也很好听啊,一定是个温柔的姑娘!


终于和心上花说上话,兴奋的花王一晚上没睡着觉,第二天花瓣都有点焉,他赶忙沾点露水,把自己的花瓣整理的精神起来,今天也要让江姑娘夸自己!


金子轩偷偷的又来到江厌离所在的湖边,偷偷的蹲在叶子后面看她开花,他能这样一动不动的看一整天!昨天是意外,不知道为什么被叫住了呢!


不等他反思是不是自己没躲好,就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又在叫他,是江厌离。


“花王金公子,你又来了呢”。


金子轩只好同手同脚的走出去,道:“嗯......我路过!”


江厌离小声道:“昨天你突然跑了,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呢......”


“!”,金子轩忙道:“怎么会!我讨厌自己都不会讨厌你的!”


“噗”,江厌离笑出声,“哪有人会讨厌自己啊,更何况你那么好看”。


“嘿嘿嘿”,金子轩傻笑,他很喜欢自己的,他也觉得他好看!


金星雪浪的花瓣在风中摇摆,激起层层花浪。


江厌离微微低头,似是被他的“奔放”羞的不敢看。


金子轩费力的收住自己荡漾的春(花)心(瓣),也放轻了声音道:“江姑娘,你真好看,我注意你很久了......”


糟了,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!


金子轩满脑子要死要死要被骂变态偷窥狂登徒子了!他明明不想这么快就说出来的,他的嘴有自己的想法!


他结结巴巴的解释道:“不是......我不是,我没看,不是,我的确看了,我只是看了你开花的过程,觉得很好看,朝开暮合,每一个瞬间,都很迷人......”


江厌离:“我知道呀!我知道你有每天都看我”。


金子轩惊讶道:“你知道?你都知道?”


江厌离点点头,那么明显的目光,怎么可能忽视。


那朵白牡丹每天都在她的湖边,掩耳盗铃的用自己叶子遮住花朵,还以为她看不见呢!一呆就是一整天,什么都不干,就直愣愣的盯着她。


一开始她还有点害怕,不清楚是被什么盯上了,后来发现是朵牡丹花就放心了,那朵牡丹花也就是每天悄悄的观赏她,从来没做过什么非分之举,她也就渐渐的不害怕了。


昨天,刚刚鼓起勇气和他打招呼呢,没想到把花吓跑了,这朵牡丹花还挺可爱的!


紫莲花轻柔的安慰着偷看被发现的白牡丹,骄傲的白牡丹被打击的花瓣边边都打卷了呢(其实是昨天没睡好)!


湖面泛起轻漪,像悄悄悸动的心。


(图见下条)

这香蕉有毒?

禽兽大毛:

白兔叽x死人手指羡 (完结惹)




(五)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




魏无羡就在姑苏住下了,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晴天,蓝忘机把他的本体移栽回了蓝家。




他也是第一次直面蓝忘机的力气,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爪子,摸一下差点没给他老腰摸断!




好在有惊无险,他的本体还是安全抵达目的地了。




看着自己埋根在蓝忘机的静室前,魏无羡觉得心头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自此,他就有家了,再看看蓝族长蓝夫人一家,他这也是......有家人了。




等一下,所以为什么他要栽在蓝忘机卧室门口?他还要和蓝忘机一起睡?




蓝曦臣笑眯眯的给他解惑:“实在抱歉,族内没有空房间了,委屈你了”。




既然委屈我了就给我弄一间房啊!实在不行圈块地他自己盖啊!魏无羡看着蓝大和善的笑容,想着传承记忆里说的果然没错,眯眯眼都是怪物!




魏无羡盯着静室的门,迟迟不敢进去,总觉得进去之后就会发生什么不可逆转的事情!




蓝夫人也温和的笑道:“阿婴?可有什么不妥?族中无空房了,而你也只和忘机比较熟悉,和他睡有什么不好么?”




魏无羡结巴道:“没......没什么不好......”




蓝忘机在他怀里,也伸爪子挠他,没有空房,只能和他睡了,虽然他从不与旁人睡一张床,但是若是魏无羡的话......也不讨厌。




魏无羡只好同意,将自己家当都搬进静室了。




用过晚宴,月上枝头,蓝忘机和魏无羡二人回到静室。




魏无羡砸吧着嘴说道:“蓝湛,你家的饭菜是什么做的啊?怎么比我那乱葬山的饭菜还难吃啊!”




蓝忘机不敢苟同,他吃这些都吃习惯了,乱葬山的魔鬼辣椒才是只可远观,不可进食。




魏无羡苦着一张脸道:“你们还都不说话,就你母亲和我说了两句,我都有点害怕,吃东西又苦的吃不下,我都是闭着眼吃的QAQ”




蓝忘机:“......”。




“明日我去给你找些甘甜的果子”。




“真的吗?”魏无羡喜滋滋的抱着忘机兔,在他的毛毛上亲了一大口,“蓝湛,你真好!”




蓝忘机耳朵又悄悄的红了,被亲过的地方,仿佛被火烧的一样。魏无羡却毫无所觉,紧紧抱着忘机兔,像是怕他跑了一样。这可是他见到的第一个活人,不是,兔!第一个和他说话的,第一个让他觉得不再孤单的!可能魏无羡自己也没发觉,他就像溺水的人遇到了一块浮木一样,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紧抓着蓝忘机不放,害怕被丢下。




他抱着蓝忘机,进到里间,一张大床靠在最里面,魏无羡上前问道:“就是这张床么?怎么这么大?”




说着还笑了起来:“蓝湛,你一只兔睡上面,睡上去就找不到了吧!这么大的床哎,客栈的都没这么大!”




蓝忘机:“......”,他没说其实这是双人床,以前他的床也不是这么大的,不知道是谁换的。他现在还是兔子呢,睡双人床干什么?这样就不能像在客栈一样,因为床小,魏无羡会把他抱在怀里睡了,这样不好。




魏无羡没听到回复也不在意,也不知道蓝忘机的小心思,抱着蓝忘机就往床上一躺,来回打了几个滚:“好大啊!好舒服!”




蓝忘机身上的毛都被弄得微微凌乱,他挣脱魏无羡的怀抱,自己爬到枕头上,整理一身的绒毛。




魏无羡也不在意,翻个身把脸凑到他跟前,和他闲聊道:“蓝湛,你还有个哥哥呐?那我要叫他蓝大哥,叫你就是蓝二哥了?”




接着冲蓝忘机傻笑道:“蓝二哥哥?”




蓝忘机被他温热的鼻息扑了一脸,前爪微卷,声音有些不稳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


魏无羡像是发现这样好玩,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跟前叫着“蓝二哥哥”。




惹的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的堵住了他的嘴巴,用的是自己的三瓣嘴。




魏无羡:“唔!”




他惊讶的睁大眼,还没来得及为自己丢失的初吻默哀三分钟,就看着蓝忘机身上泛起点点白光。渐渐的,白光越来越大,映的蓝忘机的身形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修长。




不再是兔子形状的五短身材了,蓝忘机成功化人了!




“蓝......蓝湛?”魏无羡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。




男子不说话,只伸出两只臂膀将他环入怀抱中,紧贴的双唇加重了力道,舌头撬开牙关,席卷着里面的甘甜。




魏无羡被亲的迷迷糊糊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傻乎乎的抱着蓝忘机,脑子里还在想蓝湛的唇舌凉凉的甜甜的呢嘻嘻嘻,晚上吃了一嘴的苦味都没有了!




第二天一早,蓝忘机的人形惊懵了一圈兔子,还有他和魏无羡一样微微红肿的嘴唇,也令人想入非非!




蓝夫人看到后捂住嘴倒在自己夫君的怀里偷偷的笑,蓝曦臣看着二人的模样,没忍住问了一句:“忘机,你们这是?”




(#怎么回事啊小老弟?人才带回来一晚上就已经???沙雕请无视!)




蓝忘机,现在已经是人形了,和蓝曦臣如出一辙的面容,只是气质冰雪,映的出尘。




他缓缓开口行礼道:“父亲,母亲,兄长”。




见过礼,才细说昨晚的化形经过,听到二人居然亲了,蓝家一众都觉得很惊讶,又觉得理所应当,叔父蓝启仁生气的摸着胡子,瞪着魏无羡道:“哼!那就择日成婚!”




魏无羡无辜:明明是白兔先动的嘴!




蓝夫人也笑呵呵的拉着蓝族长去找日历了,嘴上道:“我去挑个好日子”。




蓝曦臣:“我去通知族内做准备,族中要有喜事了!”




魏无羡忙道:“就......就只是亲了一下!”怎么就喜事了?




蓝忘机转头看他,浅琉璃色的眸里映出他的模样,清冷的声音道:“你,不愿?”




魏无羡:“......我愿意!”




美色误人啊!




静室外的死人手指树,在风的吹动下,叶子打的“哗哗”作响,也似是在庆贺。




(蓝曦臣:#小老弟你怎么回事?亲都亲了睡一张床居然无事发生?沙雕请无视+1)




鹊桥仙·çº¤äº‘弄巧

宋 · 秦观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



(译:金风:秋风。 玉露:白露。

金风玉露一相逢指的是七夕,牛郎织女鹊桥相会。

纤薄的云彩在天空中变幻多端,天上的流星传递着相思的愁怨,遥远无垠的银河今夜我悄悄渡过。在秋风白露的七夕相会,就胜过尘世间那些长相厮守却貌合神离的夫妻。共诉相思,柔情似水,短暂的相会如梦如幻,分别之时不忍去看那鹊桥路。只要两情至死不渝,又何必、贪求卿卿我我的朝欢暮乐呢。




这首词说的是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美好感情,虽然二人分隔两地,但二人之间的真挚感情却胜过人间无数貌合神离的夫妻,离别时不忍回首相看,但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!我挑的这一句就是牛郎织女的鹊桥相会!忘羡相逢就像牛郎织女的鹊桥相会一样美好!!!胜过人间无数!!!我爱他们!今天也是为忘羡的绝美爱情流泪的一天!)



【忘羡】买买买!

蚕儿:

糖,不解释
段子


很久很久以前,江叔叔刚刚把魏婴用一块瓜捡回来的时候,魏婴是非常乖巧的,连饭都不敢多吃一碗。


后来,江叔叔牵着魏婴回云梦时,看到魏婴盯着人家刚出炉的包子看,只敢看,还是偷瞄。


那小眼神,湿漉漉的,还怕自己看到,瞬间戳中了江叔叔的萌点,这孩子,怎么这么招人疼呢,不就是几个包子吗,买买买!


小魏婴看到放到面前的包子之后开心的样子很好的取悦了江叔叔,等江叔叔看到小魏婴看烧饼,似乎想吃的样子,不行了,买买买!


这一路上,小魏婴的目光所停留的东西,不论是吃的还是小玩意一律买买买!


等他们回到云梦江氏之后,小魏婴终于被宠的敢表达自己的想法了,看到喜欢的东西,也敢告诉江叔叔了。


而江叔叔却越来越宠他了,不论是想吃莲蓬还是想喝酒,只要是小魏婴带回来的,一律买买买!


小魏婴指着莲藕,“师父,我想莲藕排骨汤!”,江叔叔受到会心一击,“买买买!回去让你师姐做!”


小魏婴指着西瓜,“师父,我想吃西瓜!”江叔叔受到暴击,捂心口,“买买买!不过不要多吃。”


小魏婴指着笛子,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“我好想要”,“师父,我看上了一只黑色的笛子!”江叔叔血槽已空,“买买买!再买一个红色的穗子吧。”


……


有一天,魏婴有带着什么从外面冲了进来,“师父,我看上了……”还没说完,正在忙的江叔叔就打断了他,“买买买!喜欢就买回来,反正不差钱。”


反正,魏婴想要的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。


江叔叔本来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直到虞夫人的吼声从外面传了进来,“江枫眠!你知不知道江家最近资金紧张吗,竟然这个时候向蓝家提亲,你是嫌日子过得不够紧吗?!”


“啊?”


江叔叔这才知道,魏婴想说的是“我看上蓝湛了”,然而,想反对已经晚了,在他说喜欢就买回来之后,魏婴就真的跟蓝湛说:“蓝二哥哥,我把你买回来吧!这样你就是我的了!”


蓝湛只答了一个“好”字,就回蓝家准备婚嫁事宜了,这才让虞夫人这么抓狂,一定要在蓝家之前把聘礼送过去,我江家人怎么能嫁呢!当然是娶了!聘礼绝对不能含糊!


然而江家最近支出很多,聘礼又是一大笔开支,虞夫人不生气才怪,完全对江叔叔进行了迁怒。


至于一脸懵逼,“阿婴/魏婴这才多大就被蓝家的臭小子拐走了”的委屈样咬手绢的江叔叔和江澄完全没人理会。


……


你们听说了吗?蓝二公子被云梦大弟子买回家了,每天天天,烦的小江宗主把魏婴扔出莲花坞了!

闲日

归渡帆:

归隐后的叽×羡日常




By  二帆




这日,魏无羡正扛着锄头满头大汗的归了家,见蓝忘机甚是安静地在一旁看书,书案旁的织布机自动运转着,心中喜欢的不得了,也不管身上的尘土汗水会不会弄脏他身上的白布衣了,反正每晚过后也都是要换的,伸手把人捞起来仰头吻住了他,过了会蓝忘机松了他,只道:“沐浴”




“嘿我就知道蓝湛你最贴心了这么早就把水烧好了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魏无羡见他不答,勾起他的下巴,道:“要不要奖励你和我一起洗呀二哥哥”




蓝忘机蹙眉看他,仍是不语




“诶呀反正刚刚我都蹭你一身脏了陪我去洗呀!”




“嗯”见他答应,立马拽着人去了




两人都甚是快速的除去了衣物,双双钻进了浴桶




浴桶是二人亲手做的,因考虑到以后可能经常要一起来用,于是做的很大,也很结实,当时做的时候魏无羡还闲不住的在蓝忘机耳边污言秽语了一番,惹得蓝忘机耳根红透,又被魏无羡调笑得差点出了事




二人相对而坐,魏无羡笑眯眯的,水中蒸腾的雾气将面上染了红晕,任谁看了都该觉得讨喜极了




蓝忘机便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看似无波无澜,眼底却已隐隐现了血丝




魏无羡咧开嘴笑道:“蓝二公子为何一直盯着我看呀,莫不是我太好看将二哥哥的魂勾了去?”




蓝忘机闻声低下了头,微不可察的红了耳根,却被魏无羡尽收眼底,倾身过去捏了一把那人白皙的脸颊,谁料那娇羞的美人突然起身将人大力按在浴桶另一边,魏无羡倒也见怪不怪了,毕竟自己总是撩拨对方都是这么个结果,仍是笑嘻嘻的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




热吻如约而至,蓝忘机的吻总是温柔又缠绵的,分开时,蓝忘机轻轻咬了下他的下唇,虽是分开,但仍挨得很近,对方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




魏无羡疑惑的道:“蓝湛你今天怎么这么安分的,这便停住了,真不像你”




“夜猎”蓝忘机道




“何等邪祟?”




“食魂,生魂”




“是山下村子的事情?又是个食生魂的,怎个个都这般挑嘴”




“嗯”




“行啦蓝湛那我们即刻就出发吧都快申时了”




“嗯”




待二人抵达山脚,天色已浓黑如墨,蓝忘机白日已听闻大致状况




这村里境况山清水秀,人与人之间大多和睦,许是因这般风景,村中男女大多都很长寿,很少病倒,连小儿也极少夭折,邪祟也极少光顾




当时便是看中此地风水极好,才决定隐居于此,可这几天忽的有一家三口齐齐被吸了魂,甚是少见,许是别地来的,即被二人听闻,便顺手除了罢




顺着风邪盘的指向,将二人引去了一处甚为隐蔽的树洞,想来是倦了才没出洞作乱,这邪物该是刚到此地,魏无羡暗暗叹它这也是倒霉被我们碰到,可谁叫它伤人呢!




刚进洞就是扑面而来的香粉混杂着狐臭的味道,好生怪异




蓝忘机蹙眉,避尘出鞘一寸




映入眼中的是个妆容及其夸张的邪媚女子,指甲寸长,警惕的横在面前,死死盯着蓝魏二人




“我当是何等邪物,原来是个刚炼成人形的小狐妖,还食人生魂,胆子不小”魏无羡负着手道




那狐妖感受到蓝忘机身上强劲逼人的灵力,神色微乱,她刚炼成人形不久,自知实力悬殊,眼看那白衣男子提剑向她刺来,赶忙收了手喊道:“公子先等一等!!”




听她语气有异,蓝忘机并未一剑刺去,却仍是抵在她的脖子上,面色冷峻




魏无羡笑着道:“小妖精,还有什么话要说”




狐妖转动着眼珠在二人身上跳来跳去,道:“二位可是为了那一家的魂魄而来?若当真如此,小女子还回来便是了,小女子刚刚炼成人形,一时鬼迷心窍,才铸成错事,此前从未害过人!”




蓝忘机道:“如何信你”




狐妖急了,涨红了脸:“小女子所言句句属实,绝无半点谎言!请公子相信我!”




魏无羡道:“谁不知‘狐’生性狡猾,仅听你的一面之词,恐怕令人难以信服”




狐妖面上现出茫然之色,喃喃道:“可我真的没有,没有啊……”




魏无羡似是很困惑的道:“那这可怎么办呢,我们今日若是放了你,日后你再鬼迷心窍,可就是我们两个的责任了呀”




狐妖道:“不会的!那一家的魂魄我也并没有吸食,都好生存放着的”




魏无羡摸摸下巴道:“那这可奇怪了,你即不吸食,要来做什么?”




狐妖道:“其…其实……是以从未试过,因此兴奋不已,以为马虎不得,才带回洞中食用的,可巧被二位公子阻断了”




魏无羡道:“蓝湛,先把剑收了吧,我没在这小妖精身上感受到有什么人的怨气,可能她说的是真的,暂且先放过她,让她先将魂魄还回来”




‘铛’的一声,避尘回鞘




狐妖面露喜色的鞠了一躬,道:“多谢二位公子”转身便去拿魂魄了




回来时捧着三团魂魄,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瓶子,将魂魄交予蓝忘机后,她神色犹豫的望着二人,谨慎的开了口:“二位公子…可是…道侣?”




“!!?”




魏无羡面露惊诧之色,蓝忘机也微微蹙眉




魏无羡道:“这这这…你如何看出!?”




狐妖瞬间红了脸,闭着眼将那个精致的小瓶子递了过来,道:“我…我闻到二位公子身上都有彼此的气息,而且,很是浓烈,才如此猜测,这个小瓶子里的香粉…是…引人兴致所用,小女子没什么能感谢二位不杀之恩,只有这个了……”




魏无羡一把接了过去,笑着道:“当真有这么好的东西,那还真是没白白放过你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”




蓝忘机仍旧蹙着眉,不置一词,魏无羡侧首望去,移步将耳朵贴在他的心口




果然,咚咚作响




魏无羡嘴角一勾,转头回给那狐妖一个眼神,便拽走了他的道侣




听说,那日之后,他们的地里,便生了不少杂草




END



【忘羡】蓝湛,看了我的脸就要娶我哦~【完结】

柟鸢Nanyuan:

*世界观:除了命定之人外,其他人看别人的脸都是模糊的,关系越好,脸越清晰,自己除外。

实在不行也可以理解为:

陌生人——模糊画质

好盆友——标清画质

死党——高清画质

爱人——蓝光画质




*现代prao




*学生羡21,教授叽28,年差7岁




*表白辽
















09

等魏无羡康复后,还是回了学校上课,免不了周围的一片打趣,他听完这些对他和蓝忘机关系的八卦和猜测后,心里竟莫名的有些开心。




聂怀桑不知从哪钻出来,塞给魏无羡一盒巧克力,一脸八卦样问魏无羡:“你和蓝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”




什么关系?魏无羡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,自己对蓝湛究竟是种怎样的感情。




是对师长的崇拜与敬爱,还是对朋友的喜欢?好像都不是。




“魏哥你是不知道,你生病那天蓝老师有多急,啧啧啧,抄起你的膝弯就把你抱走了,周围那群女生羡慕的啊……啧啧啧……”聂怀桑还欲再说什么,却立马闭了嘴,端端正正的坐着,刚刚还闹哄哄的教室瞬间安静了。魏无羡一回头,刚好碰上了蓝忘机居高临下的眼神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


蓝忘机快步走到魏无羡身边,周围的人都心想要完,魏无羡也是跟着一瑟缩,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没有落在身上,取而代之的是温暖的手掌。




“可觉好点?”




魏无羡忙点头,见他活蹦乱跳的样子,蓝忘机这才放心的开始上课。




“报告老师!”一位男同学站起来,指指身旁的女孩,“她说她不舒服。”




蓝忘机走下讲台,快步走到女孩座位前,看着女孩期待的目光,教室里的人也都懂了个七七八八。




“你……可有不适?”蓝忘机伸出手,迟疑着要不要去探探她的温度,那女孩却自己凑了上来,额头还在蓝忘机手心蹭了蹭。




“可需要去医务室?”




那女孩忙点头,手臂不自觉的张开,暗示意味十分明显。




“蓝老师。”魏无羡起身,离开座位来到女孩面前,“我是班长,还是让我来吧,您继续上课就好。”




语罢,竟真的弯下腰来,欲背女孩去医务室。女孩看看蓝忘机,发现对方连个眼神都没分给自己,不禁有些失落。




“等等。”蓝忘机叫住了魏无羡,女孩开始欣喜起来,“若是这位同学还能走的话,便让她自己走吧,你大病刚俞,不可勉强。”




魏无羡嘻嘻应道,转身背着女孩儿走了。




教室里的人开始起哄:“魏哥吃醋了!”“魏哥吃醋了!”让正在下楼梯的魏无羡一个踉跄。




10




“你不知道,你生病那天蓝老师有多急。”




魏无羡回家后,聂怀桑的这句话仍在脑海中回响。蓝湛他对我的喜欢,应当也是指老师对学生的喜欢吧,我生病时火急火燎,也是因为我是他的学生吧?




但为何,我以前明明没见过蓝湛,蓝湛的脸为何又会如此清晰?




会不会真的和我是那种关系啊……如果真的是的话,蓝湛会不会很不情愿?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绑在一起。




魏无羡叹了口气,将脸埋在臂弯里,心中尽是苦涩。




“叮咚——”




魏无羡无精打采的拿起手机查看信息,但看到是谁发来的后又瞬间精神了。他快速的回复了一句【不在家。】 ,就又趴了下去。




“叮咚——”




【蓝湛:你家的灯亮着。】




【蓝湛:魏婴,下来吧。】




靠……




魏无羡拉开窗帘,发现蓝忘机真的在楼下,还是盛装出席捧着一大束玫瑰花。魏无羡心中五味陈杂,有些不是滋味,还是拿起手机嘟嚷回了一句:




【你这是要去表白吗。】




对方也很快就回复了:【嗯。】




【要去跟一个,暗恋了很久的人表白。】




魏无羡心中有些委屈,你跟别人表白拉上我干嘛?让我看着你属于别人吗? 




【不去。】




【蓝湛:下来吧。】




好嘛……魏无羡恹恹的披上外套,原本以前要爬很久的楼梯,他却觉得爬的太快了,他希望它永远都没有尽头,他不想去见证他最不想要的结果。




“走吧。”




蓝忘机拉住魏无羡的手,向公园走去。那里早已布置好了场地,九十九朵玫瑰围成一颗爱心,周围是蜡烛,是气球,是围观的人群。




很浪漫啊,可是不属于我和他啊。




魏无羡眼睛有些发酸,望向远方,蓝湛喜欢的那个人,应该要来了吧。




“魏婴。” 蓝忘机忽然唤道,魏无羡回眸一望,蓝忘机正捧着花,单膝下跪,笑意盈然的望着自己,“我喜欢你,和我在一起可好?”




魏无羡愣住了,他没想到这是为自己准备的,憋了一下午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流。他拥住蓝忘机,脸埋在他的肩膀,不一会儿眼泪便浸湿了他的西装。




“所以,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?”魏无羡颤声道。




“可能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,可能是你生病的时候,也可能是江小姐开导我的时候。”蓝忘机顿了顿,又道:“因为我看清楚了你的脸,所以要对你负责。”




“好……”魏无羡笑着:




“在一起……生生世世都不分开。”




——end——




热度过250会写番外,你们自己看着办叭←_←




然后就是为什么汪叽不关心那个女孩,因为汪叽早就看出来了她在装病。




为什么汪叽表白,不怕影响羡的前程吗?都大学了又不是高中所以就顺其自然了。